亲爱的朋友,您好!欢迎光临教书育人杂志社,请您先 注册登录 旧版入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最近更新
热门关注
随机推荐
当前位置:教书育人杂志社 >> 高教论坛 >> 浏览文章
论《诗经》中的飞鸟意象及其文化内涵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耿嫦娥 日期:2009年12月07日 访问次数:

耿嫦娥 (哈尔滨师范大学阿城学院中文系)
《诗经》作为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,其中的诗篇往往用物、特别是动物形象来表达感情。可以说,不懂名物及其相关制度,就读不懂《诗经》。正如纳兰性德在给《毛诗名物解》写的序中所说:“六经名物之多,无逾于《诗》者,自天文地理,宫室器用,山川草木,鸟兽虫鱼,靡一不具,学者非多识博闻,则无以通诗人之旨意,而得其比兴之所在。”这些名物都与比兴有着内在的联系。
例如,在《诗经》中表现男女恋情和婚嫁场面的诗占了相当高的比例。先民们在写到这方面的内容时,往往不直接言情,而是委婉道出,这就要得力于“兴”的运用。钟敬文曾将“兴”分为两种:一种是只借物以起兴,和后面的诗意不相关的,这可以叫做“纯兴诗”;另一种是借物以起兴,隐约中皆略暗示点后面的诗意的,这可以叫做“兴而带有比意的诗”。纵览《诗经》,可以发现其中相当一部分情诗与鸟有关。如《周南·关雎》中的“雎鸠”、《召南·鹊巢》中的“鸠”、《邶风·燕燕》中的“燕子”、《邶风·雄雉》中的“雄雉”、《鄘风·鹑之奔奔》中的“鹑”、《曹风·候人》中的“鹈”、《曹风·鸤鸠》中的“鸤鸠”、《幽风·鸱鸮》中的“鸱鸮”、《生民之什·凫鷖》中的“凫鷖”、《臣工之什·振鹭》中的“白鹭”、《商颂·玄鸟》的“玄鸟”等等。诗人们或以鸟起兴,或以鸟为喻。在这里鸟成为一种出现频率很高的意象,与情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一、借“飞鸟”的意象来写青年男女相悦相爱的相恋诗
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参差荇菜,左右留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
参差荇菜,左右冒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《周南·关雎》表现的是男子对姑娘的一见钟情。开篇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八字,这是诗人借眼前的景物作为诗的发端,而关雎的和鸣又可用来比喻男女求偶,和下面的诗句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在意义上有着联系,所以是“兴而比”,表达男子强烈的思慕之情。“雎鸠”本是鱼鹰类水鸟,释名鹗、鱼鹰、沸波、下窟乌。相传此种鸟有定偶,故常用以喻男女之恋。《毛传》首章云:“后妃说乐君子之德无不和谐,又不淫其色,慎固幽深,若关睢之有别焉。又言:后妃有关睢之德,是幽闲贞静之善女,宣为君子之好匹皆以淑女指后妃。”总之,雎鸠是贞鸟,是爱情专一的象征。所以后面有“寤寐求之”“辗转反侧”“钟鼓乐之”等句子来表现男子的执着追求。
再如《邶风·匏有苦叶》写的是秋天已到,女子在济水边等待未婚夫来迎娶的急切心情。但是爱人却迟迟没有迎娶新娘。
匏有苦叶,济有深涉。深则厉,浅则揭。
有猕济盈,有鷕雉鸣。济盈不儒轨,雉鸣求其牡。
雍雍鸣雁,旭日始旦。士如归妻,迨冰未泮。
招招舟子,人涉卬否。人涉卬否,卬须我友。
“鷕”,雌雉声也。写母野鸡咕咕地叫着,勾起了她对未婚夫的思念。朱熹《集传》说:“飞曰雌雄,走曰牝牡。”这句是说野鸡啼叫寻求它的配偶,以此来比男女相互慕求。诗中主人公是个已订婚或与所爱之人私定终身的女子。只是迟迟未见迎娶,心中不安。眼见秋水涨溢,雉求伴,雁南飞,所有这些活泼生动的景象都只能加深她对爱人的思念。她天天站在济水渡口盼望和等待着那人涉水,在河里结冰前来迎娶她。这首诗巧妙地利用了景物描写来烘托人物的心情,结构布局舒缓有致,于无心处见匠心。

二、用“飞鸟”意象来体现夫思妇、妇思夫的思妇诗

在一个个远离家园的丈夫身后,是一个个妇人绵绵无尽的相思与愁苦。古代的诗人描绘了思妇们复杂而痛苦的情结,于是就产生了为数不少的思妇诗。这类诗人借“飞鸟”来表现妻子对于在外丈夫的思念,担心服役于外的丈夫安全,不知道何时归?也有写丈夫对于即将远去妻子的不舍,以此来表达夫妻不能团聚的离别之苦、相思之苦。
《邶风·雄雉》表现的是妇人思念征战在外的君子。
雄雉于飞,泄泄其与。我之怀矣,自诒伊阻。
雄雉于飞,下上其音。展矣君子,实劳我心。
瞻彼日月,悠悠我思。道之云远,曷云能来?
百尔君子,不知德行。不忮不求,何用不藏。
朱熹作如是解:“兴也。”“其君子从役于外,故言雄飞,舒缓自得如此,而我之所思者,乃从役于外,而自遣阻隔。”对“上下其音”他解释道:“言其飞鸣自得也。”[4]意即首章写妇人看到雄雉鼓翼而飞,由此联想到远役的丈夫,心中思念,不胜孤独。二章继写妇人听到雄雉鸣叫,自得其乐,大有人不如鸟之感,思夫之情更盛。妻子由此而成思,由思成忧,由忧成怨,愤怒指责那些使得夫妻离散的“君子“们,骂他们不讲德行,不行善政,造成了人世的苦难。这切中要害的一击,使诗的意义远远超出一般思妇诗的范畴。
再如《邶风·燕燕》是一首送嫁时依依惜别的诗。写丈夫思念妻子。
燕燕于飞,差池其宇。之子于归,远送于野。瞻望弗及,泣涕如雨。
燕燕于飞,颉之颃之。之子于归,远于将之。瞻望弗及,伫立以泣。
燕燕于飞,上下其音。之子于归,远送于南。瞻望弗及,实劳我心。
仲氏任只,其心勖塞渊。终温且惠,淑甚其身。先君之思,以勖寡人。
蒋立甫先生在《诗经选注》中认为“这是卫君送妹妹出嫁的诗”。[5]“庄姜无子,以陈女戴妫之子完为己子,庄公卒,完即位,嬖人之子州吁弑之。故戴妫大归于陈,而庄姜送之,故作此诗。”“燕燕于飞,差池其羽”“燕燕于飞,颉之颃之”和“燕燕于飞,上下其音”都是在以双燕其飞、长相追随的形象来反兴这种送嫁时的离别之情。对最后一章朱熹释为:“戴妫之贤如此,又以先君之恩勉我,使我常常念之而不失其字也。杨氏曰,州吁之暴,桓公之死,戴妫之去,皆夫人失位,不见答于先君所致也。而戴妫犹以先君之恩勉其夫人,真可谓温且惠矣。”[7]“燕”本是一种候鸟,有离居之意,然燕燕相随,彼此顾视,不相分飞,就为双飞燕,这是在用燕的双飞反兴人的别离。

三、借“飞鸟”意象写女方被男方遗弃后哀怨之情的弃妇诗

《诗经》中的弃妇诗作为中国弃妇诗的源头,为这类诗歌建立了一个很高的起点。弃妇诗是指以见弃女子之经验感受为主题的诗。通常是站在弃妇的立场,诉说在恋爱或婚姻关系中被情郎或夫君遗弃之处境和心情,或哀悼自己遭遇不幸或埋怨男方负情背信,或期盼对方回心转意。这类诗常借“飞鸟”来表现男子的无情无义。
例如《秦风·晨风》一诗。写丈夫久不回家,杳无音信。因而怨而叹之,体现了女子对丈夫爱怨交织的感情。
鴥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未见君子,忧心钦钦。如何如何,忘我实多。
山有苞栎,隰有六驳。未见君子,忧心靡乐。如何如何,忘我实多。
山有苞棣,隰有树檖。未见君子,忧心如醉。如何如何,忘我实多。
鴥是鹞类猛禽名,亦称晨风(sparrowhan)。似鷄,青黄色,食鸠、鸽、燕、雀。《毛诗序》说:“《晨风》,刺康公也,志穆公之业,始弃其贤臣焉。”意为君王想招纳有才能的人,贤人前往其速度之快如“晨风”飞入北林,没有看见君子心里就在想着,感到很安慰。西汉学者焦延寿在《焦氏易林》中说:“晨风文翰,随时就温,雄雌相和,不忧危殆。”焦氏认为“晨风”两句起兴的意义是:羽毛美丽的晨风鸟,随着时温的变化而随时迁徙,只要雌鸟与雄鸟和谐相处,就不会有危机感的忧虑。结合下面“未见君子”四句,显然是弃妇自感形单影只的叹辞,借用“晨风”二句起兴抒发人不如鸟的哀叹。
再如《召南·鹊巢》表现的是夫君将要用盛大的场面迎娶新妾,妇人感到失宠却无力挽回的无奈。
维鹊有巢,维鸠居之。之子于归,百两御之。
维鹊有巢,维鸠方之。之子于归,百两将之。
维鹊有巢,维鸠盈之。之子于归,百两成之。
朱熹《集传》说:“鹊、鸠,皆鸟名,鹊善为巢,其巢最为完固。鸠性拙不能为巢,或有居鹊之巢者。”这二句是兴而比,即以鸠居鹊巢比喻女居男室。本是一首周代贵族女子出嫁的诗,也是用鸟起兴写婚嫁的一首迎亲曲。本篇诗就是写新婚妾氏占有了原配的地位,曾经的同甘共苦、相恩相爱已不再。随着丈夫地位的提高,如今人老珠黄的结发妻子就要被丈夫抛弃。
《诗经》中共有诗305篇,表现男女恋情和婚嫁场面的诗占了相当大的数量。在这大量的婚恋诗中以“飞鸟”起兴当然不只这三种意蕴,还有其他如用“鹤鸣”来表现招隐求贤(《小雅·鸿雁之什·鹤鸣》);用“鸡鸣”来表现夫妻和谐的家庭生活(《齐风·鸡鸣》);用“黄鸟”来表现流落异邦、备受歧视的人思念家乡等等。此外,我们还应看到,在《诗经》以前就已有了这种对飞鸟赋予的意义。例如在《周易》的卜辞中就试图从鸟的声音、落处、鸟巢被焚等等联系到人的种种祸福。可以说,《诗经》中的飞鸟比兴继承了这一传统,同时又丰富发展了它。人们借物抒情,“搜求于象,心入于境,神会于因心而得。”以平凡的事物表达人们心中最质朴的感情,这是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。由于孔子推崇《诗经》,因此古人不仅解读、背诵它,还模仿它进行创作。“熟读《唐诗》三百篇,不会作诗也会吟。”这对于《诗经》也是适用的。这种以飞鸟来比兴的手法也被后代诗人所广泛运用,借飞鸟来传达作者的情意。


参考文献:
[1]瑞辰.毛诗传笺通释上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89.
[2]朱熹.诗集传[M]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0.
[3]蒋立甫.诗经选注[M].北京:北京出版社,1981.
[4]尚秉和.焦氏易林注[M].北京:光明日报出版社,2005.
[5]孔颖达.札记·昏义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80.
[6]孔颍达.毛诗注疏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82.
[7]阮元校.十三经注疏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87.
[8]郭绍虞.中国历代文论选[M]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79.
[9]朱良志,汪鹏生.中国国粹精华系列——诗经[M].厦门:暨南大学出版社,2003.
[10]吴淑苓.中国古典文化精华——诗经[M].北京:中国戏剧出版社,2007.
[11]郑杰文,傅永军.经学十二史概说[M].北京:中华书局,2007.
[12]尚永亮,王兆鹏.诗骚分类选讲[M].北京:高等教育出版社,2007.
[13]王中实.诗经分类诠释[M].长沙:湖南教育出版社,1993.

发表评论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收藏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篇:森鸥外《阿部一族》悲剧成因解析
下一篇:《诗经·卫风·硕人》塑造人物手法赏析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 - 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