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朋友,您好!欢迎光临教书育人杂志社,请您先 注册登录 旧版入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最近更新
热门关注
随机推荐
当前位置:教书育人杂志社 >> 校长参考 >> 浏览文章
中小学校长烦恼的分析与化解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翁乾明 日期:2011年01月06日 访问次数:

中国的中小学校长群体普遍存在“敬业不乐业”的状况,这是不争的现实。超负荷的工作,升学竞争的压力,办学经费的困难,检查评比的应对,大会小会的困扰,外界干预的频繁,校园安全的担忧,面对条子生的尴尬,等等,都导致了中国校长处于表面风光,内里憋屈的窘境。

校长烦恼的分析

校长的烦恼按照其性质分,大致有:
1.体制性的烦恼。当前,校长任用制度尚不完善,合理的评估体系尚未建立,校长的办学自主权受到了很大的限制。校长的任免权在上级而不在群众,当校长任命制被扭曲时,甚至会出现“说你行,不行也行,说你不行,行也不行”的怪现象。所以,在“官本位”的体制下,要想发展,就得投上级所好,让领导满意,这几乎是一条铁律!
2.价值性的烦恼。正直的校长,一定知道什么是“值得做的教育”,然而,教育的理想未必会被认同,理想的教育未必得以实施。由于上级、社会、师生与校长对办学价值的理解差异很大,这就转化为压力作用于校长,使校长“想做的做不来,不想做的也得做”,于是就出现了“真教书,假育人”的现象,也就是常说的“扎扎实实抓应试教育,轰轰烈烈喊素质教育”。
3.专业性的烦恼。尽管校长职位具有很强专业性,可现状是:很忙的校长其实很难把主要精力放在本“专业”——对教育教学的领导与管理上,而是投放到了准备检查评比的材料,参加各级各类会议、接待四方来访、进行各种公关活动之上。此外,专业性的烦恼还来自课程改革。新课程改革必定伴随着办学定位、课程建设、制度更新、方法跟进的诸多问题,需要校长积极面对加以解决,也对校长的重新学习提出很高的要求。
4.人际性的烦恼。校长的位置十分敏感,来自上、下、左、右、前、后的微妙复杂的人际关系难以协调,给你一个“条子生”,你解决了要违规,不解决要挨剋,照顾了这一个,得罪了那一个,左右为难。此外,还有“理解性的烦恼”。许多校长抱怨,自己为学校的发展做出实实在在的贡献,不仅未能获得上级、社会、师生与家长“善意的理解”,反而被曲解与指责,甚至被投诉,一些“昏官”也就不问青红皂白地怪罪下来。
5.透支性的烦恼。这里主要指的是校长兼多重角色于一身,处于高度的“角色紧张”状态。校长除了大量的日常事务外,还要任课、值班、写报告、做总结、开大会等等。如果没有过人的精力与体力,就难免出现身体、心理上的透支现象,从而出现“恶性循环”,带来一系列的烦恼。事业心强的校长多数处于“亚健康状态”,全国不少名校长早衰早亡的事件,就是一个明证。
6.普通人的烦恼。校长也是食人间烟火的普通人,普通人所具有的烦恼,校长也都有,诸如:孩子读书、住房装修、老人赡养、理财投资、头痛脑热、煮饭买菜、夫妻沟通、朋友往来等等,都是现实性的烦恼,需要校长去面对,去化解。
换个角度讲,校长的烦恼源可以归结为如下的矛盾冲突。
1.理想与现实的矛盾。第一,就行政关系上看,现在社会呼唤要培养有理想、有理论、有实践的、有能力的“教育家型”的校长,可是,你越有主见,越有个性,越想追求教育的“应然”,就似乎越远离“实然”,你的工作很可能就越做不到领导的心坎上,结局是可想而知的。理论上讲,一天到晚忙于应酬的校长肯定走不远的,可事实上,一天到晚忙于校务的校长反而是长不了的。第二,就操作层面上看,质量是学校的生命线,可什么是质量?升学率属于“当前质量”,很难体现“长远质量”,所以并不涵盖质量的全部。可是升学率事关学生的命运和学校的前途,在升学压力下,师生疲于奔命,校长穷于应付。“存在的就是合理的”,因为升学与前途有高相关性。校长心中都明白,“死拼”抓升学率是不可持续的,但又不得不死拼,而这死拼又是没有尽头的,熬过了一年又是新的一年。更何况即使学生100%上了大学,人家要跟你比“本一”上线率,你的“本一”上线率上去了,人家跟你比“名牌”上线率,“名牌”上线率上去了,人家跟你比“清华北大”上线率。于是,往往是校长工作越努力,离教育理想越遥远。
2.理论与实践的矛盾。人本主义、建构主义、认知主义和行为主义等教育理论都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教育的本质;高中新课程构建了重基础、多样化、有层次、综合性的课程体系,强调了时代性、基础性、选择性,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定基础指明了方向;现代的管理理论也提出了人本化、扁平化、信息化、精细化、品牌化、制度化和特色化等理念,对于学校管理有很好的指导价值。然而,一回到现实上来,就会发现老办法更管用,理论变得苍白无力,有许多理念也缺乏可操作性,实施起来就要冒失败的风险和内外的压力。校长只好“实事求是”,淡化或放弃理论指导。然而,没有先进理论指导的教育实践是盲目的、短视的、走不远的实践。于是,校长就要忍受着“穿新鞋,走老路”的精神痛苦。
3.权力与责任的矛盾。众所周知,责、权、利相匹配是管理的基本原理,校长的权力与责任本该是对等的,可是实际上校长的人权、事权、财权等并不充分,而校长的责任却是无限的。就学校内部而言,“吃喝拉撒睡,桌椅板凳柜,生老病死退,工青团妇队”,样样都得管;就学校外部而言,公安、检察、计生、物价、审计、工商部门,甚至居委会大妈都可以对校长指手画脚。因为校长是“第一责任人”。就上下关系而言,本来应该是上级的责任,却变成了校长的义务;本来是校长的权力,却变成了上级的恩惠,例如,办学资源,我高兴就给你就给,不高兴给就不给;想要的人进不来,不想要的人出不去;想提拔的干部提不起来,不想提拔的人却提了上来。这种责、权、利严重不匹配的运行体制,使许多校长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,唯马首是瞻。安全问题是高悬于校长脖子上的利剑,不少校长只好以“保稳定,保平安”为由,停止了诸如踏青春游、社会实践、上游泳课、跳鞍马等体验性、技能性的正常的教育活动。更有甚者,有的学校干脆停止了跑步训练,取消了运动会。
4.内部与外部的矛盾。校长是学校教学的领导得和决策者,必须对学校的全面工作负总责,才能达到人们心目中“最满意的学校”“最受欢迎的学校”。然而,政策问题,经费问题,体制问题,都直接或间接地制约着学校的发展。为了争取办学经费、招生政策等办学资源,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,避免有关政府部门“找麻烦”,校长要四处“烧香拜佛”,面临着无穷尽的应酬。这就很容易使校长工作重心,从内部转向外部,把大量的时间精力投入到谋求领导的关心,争取社会的理解和部门的支持。否则,即使你在提高教师的福利待遇、满足学生合理要求、实行内部机制改革、改善学校的设备设施等方面做得再好,也将朝不保夕,举步维艰。因为,学校是资源依赖型单位。
5.教育与管理的矛盾。首先,校长应该是教育者(领导者)。要对干部、教师与学生开展教育,其核心工作是引领和指导学校的教育教学,提高教师的专业水平,坚持先进的办学理念,领导学校的课程建设,提升学校的办学质量。其次,校长又是管理者。作为学校的法人代表,要负责学校的管理与经营,校长角色往往表现为学校“总经理”,只要想干事,就会生出千头万绪的工作任务,而为了完成任务,就要树立校长自身在学校管理中的权威地位。是专注于学校的教育实效研究,还是掩埋在学校的常规管理事务中?这常使校长处于两难的境地。现实中,校长往往是重管理轻教育,甚至,有的校长一年给师生讲话还不到三次。很难做到让管理为教育服务,为师生服务。
6.事业与家庭的矛盾。校长不仅要做好学校事务,还要参观学习,要进修提高,要研究撰文,要联络应酬,要关心下属,要协调关系等等,因此,有事业心的校长很难顾及家庭。而家里的妻儿老小,都是有脾气的独立个体,七姑八姨也都不是省油的灯,他们都有自己的合理诉求,校长也怠慢不得,否则就会出现“前院受气,后院起火”的情况,导致“内忧外患”的恶性循环。更何况,子女教育、住房装修等现实问题是不能不解决的。这样事业与家庭时时面临着抉择。

校长烦恼的化解

(一)减轻内外压力
外部压力可以通过分担、沟通、解释、转化等途径来化解;而许多自加的压力,可以通过“认知纠偏”和“方法纠偏”来解决。面对消极事件,人们的反应是根据自己的价值信念而做出的。例如,有的校长有“完美主义”倾向,导致了许多无谓的烦恼。如果他能让自己确立“人无完人,金无足赤”“尽最大的努力,作最坏的打算”等信念,就实现了“认知纠偏”。有的校长总想在同时多做一些事,结果事与愿违。如果他认识到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,办事要分出轻重缓急,不要事必躬亲,从而做出合理、高效的计划安排,这就实现了“方法纠偏”。
1.把握方向。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,学校的存在价值就在于教书育人,“教书”是手段,“育人”是目的,校长肯定要抓高考,抓中考,可是如果只把眼睛盯在中考高考,就可能偏离了办学方向。因此,要跳出高考抓高考。因为,“没有远虑,必有近忧”,解决了办学的大方向问题,就能釜底抽薪,从根本上减轻校长的烦恼。
2.建立共识。“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”。因此,在为谁培养人、培养什么人、怎样培养人、要办怎样的学校、奉行什么办学理念等重大问题上,一定要通过各种有效的方式,设法在班子成员与全体师生中达成共识。也就是说,学校的干部、师生、员工如果能够认同、遵从、力行并维护学校的“核心价值观”,那么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内耗,化解烦恼。
3.争取支持。校长的最大烦恼就是得不到领导、师生和社会的理解与支持。因此,对外:有必要多向领导请求汇报,与社会各界的敏感部门建立友好信任的关系;通过报纸、杂志、校友会等载体争取社会舆论的支持。对内:讲究工作艺术,变斥责为提醒,变否决为探讨,变对立为“统一”,激发师生对学校的认同感、凝聚力和向心力。学校总在动态运行中,分歧、矛盾是必然存在的,校长以建设性的态度,及时、主动地进行沟通。毕竟独木难支,要努力避免孤军作战。
4.善于授权。校长在与其他干部共事时,要营造信任、和谐的气氛,避免权力独揽,独断专行;我行我素,随意否定;事无巨细,越俎代庖。做到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;思路清晰,指令明确;尊重人格,多加体谅。例如,中层干部是政策的执行者,是具体干事的人,他们在执行过程中,严了招教师骂,宽了招校长骂,有诸多酸甜苦辣。校长若能时常将心比心,宽容体谅,就会少招许多怨恨,少生许多烦恼。也有利于形成有难同担,有福同享的氛围。
5.“度”的把握。这里的“度”有两个含意:一是尺度的“度”。凡事皆有“度”,否则,事与愿违。学校工作中存在着诸如质与量,宽与严,赏与罚,快与慢,上与下,大与小,远与近,内与外,刚与柔等矛盾的对立统一体,都有着“度”的把握问题。既不保守,又不冒进,凡事留有余地,不走极端。把握好“适度原则”则皆大欢喜。二是气度的“度”,如果校长能宽容大度,善待他人,念人之功,谅人之过,欣赏他们成就,共享办学成果,就能自然化解许多矛盾与烦恼。
6.降低期望。俗话说:“期望越高,失望越大”。当所期望的目标太高,脱离实际,难以实现时,就要适当降低期望目标。例如,要把一个末流的学校,在短期内办成一流的学校是很不现实的,很可能在整顿过程中,引起全体教师的强烈抵抗,结果事与愿违。此时,可以降低期望,从小事抓起,例如,卫生整洁,准时开会,师生问好等等,通过“坚守——改进”的模式,在每一小项目上做出特色,积小特色为大品牌,逐步跻身一流的行列。
(二)提升自我强度
1.积极暗示。人的“潜意识”具有神奇的力量,为了发挥其建设性的作用,就要学会:①改变内心的想法;②改变外在的表现。相信总有办法,总有出路,总能成功。绝不让消极沮丧的念头出现,哪怕在校长生涯中最黑暗的时期,也要保持着积极的信念和乐观的态度。要在言行举止,形象穿戴方面显得有活力、有朝气,且面带自信的微笑,而不能垂头丧气,萎靡不振,否则既丧失自己的斗志,也挫伤教师积极性。积极的暗示会激发“潜意识”的巨大的能量,产生旺盛的创造性与生命力。对于中年以上的校长,可以借助一句名言:“今天是我从今往后最年轻、最精彩、最有活力的一天”(因为,过一天就要老一天)来激励自己。
2.正确归因。人们在成败之际总要自觉不自觉地寻找原因。矛盾是不能回避的,在烦恼出现时,要勇敢面对,作正确的归因。而正确的归因应该是深层归因(寻找根本原因)、内向归因(不是一味地指责他人,要寻找自身的问题)、可控归因(不一味地归因于运气、体制等不可控的因素,多从自身的方法、能力、努力等可控因素找原因)、积极归因(归因着眼点不是推卸责任而是解决问题)。也就是说,要能接受不可改变的事实,改变所能改变的现状。“病从口入,祸从口出”,有许多烦恼是校长自己出言不慎造成的,总是怨天尤人,必定于事无补。
3.加强锻炼。体育锻炼会改善人体中枢神经的调节能力,并提高机体对有害刺激的耐受力,令人感到镇静轻松、心情振奋、精神愉悦。体育锻炼还能改善自我形象,转移内心忧虑,提高睡眠质量,从而有利于情绪的改善。更重要的是,体育锻炼可以增强体力,补充精力,提高心理承受能力。我在最烦恼的时候都坚持游泳,因其能有效地增强抗压能力。
4.着手做事。当烦恼袭来时,不能任消极情绪任意蔓延,应立即着手专心做该做又喜欢做的事。做事的过程就是去烦的过程,当事情做成了,所获得的成就感就能冲淡烦恼。
5.利导思维。“利导思维”是相对于“弊导思维”而言的,“弊导思维”就是凡事总是往坏处想,晴天骂太阳,雨天骂阴雨,稍遇挫折,就把世界看得漆黑一片,把他人看得一塌糊涂,把自己看得一无是处。“利导思维”则是在确认凡事有利必有弊前提下,遇事总往好的、积极的一面去考虑,努力挖掘危机背后潜藏着的积极的因素,用积极、乐观、豁达的态度对待人生,从而保持生活的乐趣和信心。沙叶新的诗中写道:“纵然我被欺骗一千次一万次,我也相信:总有一朵花是香的,总有一滴血是暖的,总有一种情是真的。”这就是利导思维!
6.转换宣泄。如果烦恼挥之不去,那采取转换措施得到宣泄。可找可靠的亲人、朋友倾诉苦衷,也可听听音乐、网上冲浪、走近学生、感受亲情、烹调美餐、投身自然、观看喜剧、读书拓展、沟通交流、上堂好课、唱歌跳舞、做耗氧运动(如:游泳,跑步,打球等),等等。在不造成消极影响的情况下,也不妨大喊怒吼、捶胸顿足进行宣泄。总之,对于烦恼,要么接受它,要么转化它,不能任其发展,以免损耗我们宝贵的精力,甚至摧毁身心健康。
上述烦恼化解的两大策略之下都只各列出六个建议,实际上还有许多方法。其中许多建议是“双效”的(例如,有氧运动),即可减轻“内外压力”,又可增大“自我强度”。依我本人的体会,如果能接受以下两个等式,那么校长的烦恼可以大大减少。第一个等式是:平常心+进取心=开心。第二个等式是:精明+开明=高明。当然,从根本上讲,校长要“坚固自我”,做到德才兼备,勇气过人。所以,要充分利用各种机会扩大视野,增长才干,提高业务水平、管理能力和综合素质。随着实力的增强,威信提高了,能力增强了,困难克服了,烦恼也自然随之减少了。
(作者单位:教育部福建师大基础课程研究中心)

发表评论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收藏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篇:有多少名师已经“名成身退”?
下一篇:乡镇教研员要具备五种意识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 - 技术支持